通信

秦朔:第二种力量 千万不要低估日本的精气神

字号+作者:fenxiangcaijing 来源:互联网 2020-03-02 06:59:00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一  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”,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”。日本驰援武汉抗疫物资上的诗句,以及日本小学给家长信中的那一句“请大家'...

  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”,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”。日本驰援武汉抗疫物资上的诗句,以及日本小学给家长信中的那一句“请大家不要对在中国在武汉生活的人们产生不平等言论”,顷刻之间,拉近了一衣带水的两国之间的感情。

  最近日本的疫情也很严重。截至当地时间3月1日上午10点,日本的新冠肺炎确诊者达到947人,光是“钻石公主”号邮轮的乘客和乘务人员就感染了705人。首相安倍晋三2月29日在记者会上说,今后两周为阻止疫情蔓延,应采取一切手段。日本企业也开始自我约束,如三菱商事在日本的3800名员工从2月28日到3月15日原则上居家办公,花王在日本员工的一半(约1.5万名)原则上3月15日之前居家办公。日本去年第四季度GDP因为受消费税增加和台风等影响,年化环比比初值下降6.3%,如果今年一季度也是负增长,连续2个季度下滑,即是国际上经济衰退的标志。

  中日分别是世界第二、第三大经济体,都是出口大国,双边贸易规模也很大(去年1到9月中国对日出口1061.8亿美元,自日进口1256.8亿美元)。如果疫情继续,经济下行压力都会加剧。所以在抗疫中加强合作,是双方的共识。

  疫情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,但和日本比,中国的内部需求要旺盛很多,日本的老龄化、少子化已有多年,大前研一为此创出了“低欲望社会”的名词,他并不是指责年轻人欲望低落,而是认为,年轻人无欲无求的倾向,是整个社会增长动力不足的必然反应,是一种合理选择。

  此外,和日本相比,中国的政策工具也更加有力。而日本央行的弹药已经用尽,日本央行今年1月的利率决议为:维持基准利率为-0.1%,维持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在约0%不变。日本处在零利率、负利率时代已有多年。央行当时预计2020财年日本GDP增速预期为0.9%,现在看,目标很难完成。

  如此说来,日本是不是一个很让人失望甚至无望的社会?这篇文章,为你回答这个问题。

  二

  去年9月,秦朔朋友圈和第一财经公益基金会共同发起“全球商业文明之旅”,选择的第一个国家就是日本,第一站是京都。我们从京都那些长期专注于某一技艺的职人身上,找到了快速变化社会中的某种恒定力量。人生即选择,职人的选择就是一心一意,一以贯之,他们也创新,但创新不是离开“一”,而是“职场即道场”,就在“一”里改善,精进,开创。

  这种专注力造就了日本企业的长寿。据日本DATABANK调研公司的数据,截至2012年,日本143万家企业中,成立时间超过40年的有28892家,超过百年的有1425家,超过110年的有415家,超过千年的有7家。专事寺院建筑与维修的金刚组株式会社,创立于公元578年,是世界最长寿的企业。

  去年底,我们再次到日本,这一站是东京,先后参观采访了NEC公司、富士通公司、花王公司、东京都的外围排水道、索尼公园等等。在此过程中,感到日本仍有很多值得学习借鉴的东西。贯穿于企业、公共服务、社会治理等方方面面,还是有一股精气神。不是年轻人血气方刚的气息,不是泡沫年代四海无敌的气息,而是深秋时节的那种沉潜、丰实、自足、文明。

  | 首都圈外防水通道

  这种气质表现在社会服务方面,就是井然有序,温文尔雅,以人为本。我做了一次体检,陪同的朋友告诉我,日本是世界上最长寿的国家,长寿“是预防出来的”。比如每年三四月间,适龄妇女就会收到乳腺的体检单,可以在居住地附近的几家医院任选。有些长三角的人每年都到日本体检,有一个原因是和辐射相关的检查,这里都是用最低剂量。

  这种气质表现在企业方面,就是对产品和服务精益求精,对顾客高度负责,对环境充满敬畏,对未来不断探索。

  所以我感到,日本是“老而不衰”,“熟而不烂”,文明是其丰厚的底色,而且依然保持着相当高的创造力。

  在每天换乘人数超过300万人次的涩谷车站一带,我看到了很多新地标,比如在涩谷东急车站原址建成的“谷歌日本总部+东急酒店”,定位是“创新人类的圣地”,充满了未来感。这里有很多再造工程,目的是“将涩谷建成人们最想访问日本的街区”。原来的臭水沟涩谷川经过改造后,在建筑物一侧的广场开发了约600米长的河畔生态步行街,绿植丰富,一直延伸到代官山。便利的地铁、城铁、公交换乘和廊桥,组合成地上地下一体化无障碍的立体交通网络,游客绝不会陷入难辨方向的窘境。在涩谷,没有丝毫的老气横秋,而是元气饱满,充满动感。

  所以日本是一个动静两相宜的地方。我最近半年三次到日本,发现中国的高净值人群尤其是东南沿海的,到日本度假、购物、体检、看展览、赏花、滑雪、置业,等等,越来越多,频次也很高。不少人说,日本已是中国富裕人群的“后花园”,“靠一种有吸引力的生活方式把他们的心留住,加上距离这么近,隔一段就想来一下,而且会带着家人或朋友”。携程发布的“国庆出境自由行人气榜”显示,2019年国庆通过携程办理签证出国的中国游客,四个人中就有一个选择了日本。

  在一个国家的老龄化程度升高、经济动能不如“青春年代”之后,并不等于国家就在走下坡路。还有其他的发展方式,建立新的竞争力、吸引力。如果说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是“强日本”,今天的日本是“暖日本”、“静日本”、“酷日本”,依然充满魅力。

  东京博物馆明治馆后面的日式庭院

  三

  我注意到,华为的任正非就是一个“日本迷”。他在接受日本学者和记者采访时说,“我太太去过日本目黑雅叙园(注:位于目黑川畔的酒店,1928年营业)后,就说要仿建一个这样的咖啡厅,将来用于接待日本朋友。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日本。我小女儿学的第二外语就是日语,她没事就跑到日本逛街,到药妆店买东西。孟晚舟和日本也有良好的交流,当年日本‘3.11’大地震引发福岛核泄露,她赶往日本指挥抢险救灾,飞机上总共只有两个乘客,一个是她,还有另外一个日本人。”

  日本经济为什么发达?按照任正非的看法,“就是以客户为中心,把商品质量做得这么好,让大家不得不买”。他说,华为的生产线制度是日本丰田公司以及很多退休老专家帮助设计的,生产线上基本都是日本设备,借鉴了日本的质量管理体系;华为的松山湖基地也是日本建筑设计大师冈本设计的。“通过向日本学习这种精神,我们的5G基站也做到了让世界不得不买,我们像日本一样把大的设备想办法做小。5G基站功能容量是4G的20倍以上,体积只有4G基站的1/3-1/4,重量只有20公斤,能耗下降10倍,安装不需要铁塔。”

  任正非还说,日本盛产诺贝尔奖得主,说明基础研究是非常发达的,日本在材料工业研究上是世界最强的,在零部件产业上也是世界最强的。

  | 路牌旁边的石碑就是银座的起源:德川幕府直辖的银币铸造所原址,也是银座地名的由来

  2000年后,日本有18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类奖项,获奖总数居世界第二。我曾去过旭化成公司采访他们的社长,旭化成有三大主业,材料、住宅和健康。获得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吉野彰是他们的名誉研究员,他1972年加入旭化成,在离子电池集团当产品开发经理,1983年提出锂离子电池专利申请,用一种叫聚乙炔的安全导电塑料代替阳极上不稳定的锂金属,还在反应层之间引入了一种基于聚乙烯的热敏膜。当电池过热时,薄膜会融化并起到保险丝的作用,以阻止整个结构着火。1985年他造出了第一个商业上可行的锂离子电池。

  除了以客户为中心,高质量,重视基础研究,日本企业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追求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。2019年花王发布ESG(环境、社会和治理)战略,名叫“Kirei Lifestyle Plan”,由愿景、至2030年的3个承诺及19个行动构成。日语单词“Kirei”,不仅指“美丽”或“洁净”,也代表心灵的状态与生活的姿态,“Kirei”不仅与自身相关,也意味着珍惜周围的世界。

  花王的行动计划包括:2030年之前实现100%的新产品或改良产品符合《花王通用化设计指南》,2030年之前至少提出10件以上对生活方式产生变革性影响的创新产品,2030年之前创新膜包装容器每年普及3亿个,并实现花王所有据点不可回收废弃物的零排放。

  相比起来,中国企业还有很大增长空间,所以更追求规模和数量的“大”和“多”,不会把环境因素放在优先地位。而花王这样的日本公司,现在更追求“节制”、“克制”和“好”。

  银座的索尼公园也是一个例子,它是在索尼大厦的所在地上建设的。索尼大厦1966年4月建成,2017年3月31日之后开始拆除,2020年将开始重建。中间这几年,就在这里建了一座迷你公园,地上部分展示了世界各地有特色的绿植,体现人与自然的和谐。地下部分有文创、黑科技、展览(如索尼影业的IP)、艺术等等,体现科技与人文的结合。在这里,没有赤裸裸的、狼性的功利气息,而是让人感到舒缓、自在、惬意。

  

  到日本第一大IT厂商富士通采访时才得知,它是一家百年企业,它的前身“古河电工”是1875年创立的。1935年,古河电工和德国西门子成立联合公司,就是今天的富士通。

  过去听说过富士通在精益制造中的“五合”原则,即合时、合情、合身、合宜、合理。这次我的采访对象是富士通客户端计算设备公司社长齋藤邦彰,他提出,电脑行业的同质化很明显,只有“满足消费者特定需求”的才能存活。

  在日本,由于工作方式不断变化,比如有的消费者需要在家照顾孩子,要将电脑带回家,那么电脑的重量和安全性就非常重要。富士通在2019年7月发布的新电脑非常轻,可以作为平板电脑使用,还可以作为白板使用,体现出“把办公室带回家”的理念。同时,大家在一个办公室做不一样的事,如果要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,就需要一个更大的电脑屏幕,“原来我们的屏幕是15英寸的,一般市场上的主流是15.7英寸,现在我们改良到了17英寸,能让大家都看得更清楚。”

  在日本消费者眼中,电脑的轻比薄更重要,这就需要在材料上突破。

  如任正非所说,材料是日本的强项。2019年夏天日韩陷入纷争,日本宣布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材料加强审查与管控,包括氟聚酰亚胺、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,三者都是半导体制造中的关键性材料。这些材料不仅韩国对日本高度依赖,在全世界,日本企业占据了70%到90%的压倒性份额,控制着产业链源头。在硅晶圆、光掩模以及封装材料等核心材料领域,日本占世界市场的50%。

  在对NEC PC的社长戴维·贝内特(David Bennett)采访时,我得知NEC也是百年老店,创立于1899年,最早是美国AT&T在日本的合资公司。NEC的意思就是日本电气公司。

  NEC PC的游戏本在日本市场非常畅销,针对的是爱打游戏的细分人群。贝内特也提到,在日本,电脑稍微厚一点没关系,但一定要轻,同时要保证不会弯曲或破损。

  NEC PC部门最强的竞争武器是服务,确保消费者的大多数问题能在24小时内得到解决。

  戴维·贝内特上任后提出,要想办法提高员工的幸福度,如果员工感到幸福,工作效率会很高。所以他把每周五的下午4点半定为自由时间(不等于休息时间),员工可以用这段时间安排自己有兴趣的活动,比如听讲座,参加美食日,上汉语课,到咖啡馆做想做的事。所有管理人员在这段时间不得开会,也不得把工作截止日期定在这时。

  这里要补充一点的是,无论是富士通的PC业务还是NEC的PC业务,现在都属于中国联想集团全球业务的一部分,是联想在过去十年间通过合资、并购等获得的。齋藤邦彰和戴维·贝内特说,联想是一个全球性品牌,同时联想在日本这样的区域市场则采取了多品牌战略,充分倚重富士通和NEC的品牌。他们对联想最深的感受是,决策速度非常快,是一个扁平化组织,目标非常进取。富士通PC和NEC PC在进入联想的大家庭之后,没有牺牲之前的自由度,但是紧迫感提高了。

  富士通和NEC把PC业务拿出来和联想合作后,自己在干什么呢?据说现在日本所有的自动驾驶汽车的系统是NEC公司研发的,NEC在半导体技术方面的研发能力也很强。富士通则在大力构建物联网和宇宙监测系统,有了这个宇宙检测系统,全自动驾驶中才能避免时滞。

  五

  联想在计算领域走全球化之路,在日本这个非常本地化的市场则采取对本地优势品牌重组的方式,形成竞合关系,双方都各得其所。

  根据科睿唯安(原汤森路透知识产权与科技事业部)从2011年开始公布的全球百强创新机构名单,2014-2018年间,除2016年之外,日本企业在百强榜上的数量一直是第一,保持在39-40家(2016年为34家),超过了美国。特别是在汽车、化学、硬件和电子、制造和医疗四大领域,日本企业的持续创新能力不容小觑。日本由企业主导的研发经费占总研发经费的比例是世界第一。

  过去几十年,日本经历了从“世界第一”到所谓“沉没二十年”、“沉没三十年”的变迁。这样的概括其实是表面化的。

  日本的社会心理确实有过一些重大变化。在“十年发展计划”(1961年~1970年)期间,国民生产总值和人均国民收入提前实现翻番,国民充满乐观主义。1973年石油危机时,社会情绪骤变,“以前的乐观主义不知去了哪里,社会笼罩在鼓吹世界末日的悲观论调里。1973年的畅销书是小松左京的《日本沉没》和五岛勉的《诺查丹玛斯大预言》”。但日本并没有沉没,1973年后又开始了一轮“中速增长”,1988年人均收入超过美国。这时“日本第一”、“买下美国”又甚嚣尘上,直至1990年初泡沫经济崩溃。

  人们总是赞美并习惯于快速增长,但增长是有客观规律的。过去几十年,日本确实不是增长的榜样,中国是增长的榜样。但日本堪称可持续发展的榜样。日本在遭遇经济增速微增长乃至零增长、个别时期甚至负增长的情况下,依然保持了社会稳定与和谐,以及相当高的国民福祉水平。这是值得我们未雨绸缪去思考的。

  | 浅草寺的香客,点燃香烛后用手向自己挥动烟气以祈求好运

  在京都,我们看到了“日本质量”的文化源流,即职人精神和传统之美,一生背负责任,完成责任;在东京,我们则看到了“日本创新”的多个面相,无论是消费者导向的创新,还是基础研发的创新,日本并未沉没,其内在竞争力依然坚强。

  一个社会在抢抓机会、拼命狂奔的时候,需要一种速度型的力量,就是比快。

  一个社会在发展到一定时期,出现结构性调整,以及在遭遇林林总总的挑战和危机时,也需要一种力量,就是韧性,自适应,加上创新无止境。

  耐得住,静得下,安得了心,始终坚持精益求精以及追根溯源的创新,保有坚毅和平和的内生动力,这是日本的第二种力量。是一种更持久和稳定的精气神。

  千万不要低估日本,低估日本的精气神! 

  (本文作者介绍:商业文明联盟创始人、秦朔朋友圈发起人、原《第一财经日报》总编辑。)

1.鼎读财经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网友所投稿件只代表发稿人立场,如果内容或配图侵犯了您的利益,请联系发稿人或本站编辑3123658318@qq.com 进行删除。

相关文章
上一篇:戴志锋:房贷建议转成LPR浮动及测算下一篇:返回列表